从陈鸿宇到隔壁老樊,越来越多原创音乐人从网易云音乐“出圈”

作者|叶春池

编辑|李春晖

越来越多独立原创音乐人从网易云音乐脱颖而出,在主流听众中留下姓名。

陈粒的《小半》、刘昊霖的《儿时》、陈鸿宇的《理想三旬》、好妹妹的《你曾是少年》、隔壁老樊的《我曾》,一个个都是原创音乐人“出圈”的代表。

靠着音乐平台扶持的东风,那些曾经对华语乐坛失望的人们,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原创音乐既然兴起,常年水逆的华语乐坛似乎有救了。

原创音乐人已被华语乐坛视为崛起的关键力量,整个音乐市场都迫切的呼唤新歌和新人。在线音乐平台也持续加大力度扶持原创音乐人,在找新人、推新人上不遗余力。

近日,网易云音乐发布独立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石头计划”3周年数据,给音乐市场和原创音乐人打了一剂强心针,感觉华语音乐一个新的时代要开始了。

数据显示,入驻网易云音乐的原创音乐人总数已超过10万,刷新了市场发布的最高数据,迈入了一个新的时代。而原创音乐人上传原创作品总数超150万首,不断丰富着华语乐坛。3年来,入驻原创音乐人总收入增长31倍,原创音乐人作品总播放量增长13倍。

看了这些数据,硬糖君觉得华语乐坛复苏有望,独立原创音乐人走花路也指日可待。

从歌手大赛到在线营业

怀才不遇,几乎是每个搞音乐的人迈不过去的坎儿。年少成名实属罕见,大器晚成才是常态。连歌坛教父级别的李宗盛,也是从“小李”熬到“老李”才一夜成名。

传统唱片公司统治市场的时代,原创音乐人发歌的渠道少之又少,最普遍的形式就是给唱片公司寄母带。可脱颖而出的机会,对歌手和公司来说都像是大海捞针。后来,唱片公司开始进行小范围的“选秀”,举办各类歌唱比赛。SHE、蔡依林、周杰伦都是通过唱片公司内部的比赛脱颖而出的。在内地市场,最早的音乐选秀《超级女声》在当年如横空出世,让原创音乐人开始有了更多机会。

进入互联网时代,从早年的被选择,到现在的主动出击,原创音乐人进入音乐平台时代。

以前一个歌手要出道,需要签约唱片公司,先包装、录制唱片、电台打榜、各地宣传,再上各种晚会,最后才能有观众认知度,获得更多演出机会。现在,一位音乐人可以自己写歌录歌,在网上发布作品。只要他拥有足够数量的听众,在线平台就可以为他提供推歌、吸粉、提升、线下演出等一条龙服务。

以网易云音乐为例,只要你有原创音乐作品就可以在平台发表。发表之后网易云音乐会根据个性化的精准推荐为歌曲带来各个维度的曝光量,从零起步不再是遥远的梦;此外,网易云音乐独特的乐评、歌单、云村社区等浓厚的音乐社区氛围,还能增加粉丝粘性;来自云村的这些粉丝,甚至是许多独立原创音乐人线下演出的主力观众群体。

不仅仅是在线发歌,入驻云村的原创音乐人们,还有能参加网易云音乐推出的各类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比如独立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石头计划”,为独立原创音乐人提供全方位、创新性和系统性的扶持,帮助音乐人获得更多曝光和音乐收益。“石头计划”包含推广计划、原创作品征集计划、演出计划、赞赏计划、音乐培训计划、音乐人周边计划、音乐人指数体系七大子计划。目前均已落地,并持续深入推进,为广大独立音乐人提供自由生长的土壤,有力推动了中国原创音乐的繁荣发展。

在2016年11月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发起时,平台入驻的音乐人总数为2万,音乐人上传原创作品总数40万首。三年时间,入驻网易云音乐的音乐人数量翻了5倍,超过10万人,作品翻了3.75倍,超过150万首。

翻倍的数字背后,是原创独立音乐人越来越多的机会,以及逐步走向主流的趋势。

数据显示,《城南花已开》《理想三旬》《春风十里》《可能否》《云烟成雨》《成都》《The truth that you leave》等原创作品在网易云音乐评论量达到10万+。

在网易云音乐,长尾作品也收获了大量听众。评论量达到999+与99+的原创音乐作品,分别接近5万首和15万首。

可以说,在这个最好的时代,只要你有足够的音乐才华,就一定能找到展示自己才华的平台。

摆脱“穷”的标签

纵使市场被炒得多热闹,能给原创音乐人带来实际收益的平台才是好平台。

80、90年代的华语乐坛一片欣欣向荣,当年专辑销量破百万的歌手亦不在少数。华语唱片销量历史排行榜里面,Beyond、周华健、张惠妹、刘德华、郭富城、黎明等人的销量都超过千万张。

即使后来实体唱片没落,仍然出现了彩铃这种风靡大众且掘金惊人的形式。可好景不长,跟实体唱片一样,彩铃很快也销声匿迹,音乐人一下丧失了两条财路。不少音乐人只能靠走穴度日,而新的变现路径还遥遥无期。

“穷”,是上一代原创音乐人的普遍标签。网易云音乐此前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显示,大部分音乐人的生存状况仍不够乐观。有6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而每月音乐收入在1万以上的音乐人,占比才不到5%。

不过,咱还是得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几年过去,各大平台的音乐人扶植计划确实已初见成效。目前来看,网易云音乐的“石头计划”真正解决了原创音乐人的痛点:曝光和创收。“石头计划”、“云梯计划”实施3年,入驻云音乐的原创音乐人总收入增长31倍,原创作品播放增长13倍。

一方面,拥有8亿用户的网易云音乐,本身就是头部的音乐宣发渠道。作为中国最活跃的音乐社区和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网易云音乐平台的歌曲不仅能获得高曝光量,众多长尾音乐也更容易被喜欢的人听到,曲库使用率高达80%,而其他平台普遍在20%上下。同时,平台浓厚的音乐社区氛围,更能助力歌曲扩圈传播和音乐人迅速圈粉。

另一方面,通过强渠道曝光之后,在怎么让音乐人赚钱上,网易云音乐又进行了诸多尝试。

2018年5月,网易云音乐推出内容创作者扶持计划“云梯计划”,扶持包括音乐人、视频作者在内的原创内容创作者;目前通过音乐人点播分成、广告分成、原创内容激励、自助数字专辑售卖、音乐人资源推广等一系列产品功能的创新改进和运营机制的制定,推动创作者与平台共享数字音乐产业发展成果。其中,去年走红的音乐人木小雅,半年时间就获得了30万元的会员分成收入。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石头计划”还是“云梯计划”,网易云音乐其实关注到了原创音乐人的一个核心痛点:不仅是让少数人先富起来,而是要助推“多数人的繁荣”。为更广大的长尾原创音乐人谋取更多资源,通过扶持不断涌现的新人、新歌,让华语乐坛获得更加良性的发展。

95后统治未来的音乐世界?

原创音乐人不仅创作环境好了起来,创作端也在悄然变化,95后已成为原创音乐人主力。网易云音乐数据显示,95后在10万名网易音乐人中占比达39.9%;而00后也已崭露头角,占比达20.4%,两者占比超60%。

这些年轻人不单在数量上压倒“前辈”们,更打破了以往原创音乐人身上“歌红人不红”的魔咒。

以生于1998年的新人“隔壁老樊”为例,自2018年11月在网易云音乐发表首支正式原创单曲《姬和不如》以来,全网爆红成名,在网易云音乐半年涨粉500万,截至目前粉丝数已经高达616万,仅《我曾》这首歌的播放量就超过14亿、评论量超过27万,成为了网易云音乐2019年成长速度最快的音乐人,也是今年华语音乐市场最大的一匹黑马。

其他像颜人中、徐秉龙、沈以诚等95后歌手也都是“人红歌红”的经典案例,“人红歌红”不仅仅说明平台挖掘新人的能力,更说明网易云音乐打造爆款的能力,被行业称为“爆款音乐制造机”。

此外,“石头计划”3周年披露的数据,让我们还发现了这两年分众化、圈层化的趋势正在加剧。从以赵雷、陈鸿宇、陈粒为代表的城市民谣成为当代年轻人的心头好,到说唱的横空出世掀起Rapper浪潮,再到电子音乐、国风、二次元等细分类型的兴起,国内原创音乐呈现出多元化发展趋势,大众小众之间的界限不再明晰,这些都给了原创音乐人更多的机会。

综合来看,原创音乐人总数突破10万人是一个明确的信号,中国原创音乐的价值正在回归,原创音乐人也拥有了更多的尊严和机会。而以网易云音乐为代表的音乐平台,正在用强大的造血孵化能力发现更多好音乐,打造更多“爆款”作品,带动华语乐坛逐渐形成良好的新陈代谢。

在这个原创音乐最好的时代,原创音乐人们也势必会走出一条自己的“花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