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姚书记谈救灾:雨量大神仙也解决不了 给自己打60分(2)

【民声民情】

“老百姓想发泄可以理解,但不应过激”

新京报:在水灾中,老百姓会对政府的救灾工作有不满和怨言,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毛宏芳:老百姓在灾害中受到了委屈,感到痛苦和煎熬,想发泄和抱怨一下;我本人对他们的想法表示理解。但有想法可以通过正常渠道沟通,不应该采取过激的行为。

新京报:你会为此觉得委屈吗?

毛宏芳:只要我尽职尽责,对得起良心,对得起我的工作,就够了。

新京报:由于物资分配不足,前几天出现了外地人哄抢物资的情况,余姚市政府救灾是否忽视了外地人?

毛宏芳:在救助过程当中,政府工作人员存在工作疏忽的地方,本地老百姓也有照顾不周的,但这不是政府的本意。

新京报:你有什么话想对这些外地人说吗?

毛宏芳:余姚本地人54万,外地人83万,在灾难面前,不管你是哪里人,大家此刻都是余姚人。

新京报:灾难发生后,市区出现了一些物价过高的情况,比如白菜由一元一斤涨到了10元一斤,你如何看待这种情况?

毛宏芳:作为市场经济来说,这是正常的,有需求就有市场,供不应求价格就高。我认为这可以理解的。

但政府不能去鼓励,我们第一时间开了平价市场,保持市场稳定。对故意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秩序,甚至违反人性发国难财的行为,我们要打击。

【自身工作】

“让百姓受苦遭罪,只能打60分”

新京报:这几天你是怎么度过的?

毛宏芳:一直在防洪指挥部指挥,每天睡眠两三个小时,最长也没超过四个小时。

新京报:跟家人联系过吗?

毛宏芳:爱人给我打过很多次电话,我都没有接,太忙。让司机转告爱人,我还能顶得住。

新京报:面对大水,作为市领导是什么心情?

毛宏芳:最难熬的是,雨灾前两天水一天天的涨,第三天才开始退了15厘米,自己很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但你在这个岗位是应当的,这时候你不担当谁担当。我一个人小小的牺牲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小小的牺牲,希望换来大家的幸福。这是我最希望得到的。

新京报:现在你觉得你的希望实现了吗?

毛宏芳:没有,许多情况下爱莫能助的。

新京报:如果给这次救灾打分的话,你给自己打多少分?

毛宏芳:60分。

新京报:刚及格?

毛宏芳:虽然我尽了很大的努力,我也想做好,但看抗洪救灾的结果,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原因,你让老百姓受罪受苦受难,就只能打这么点分。

新京报:下一步工作计划是什么?

毛宏芳:尽快恢复全市生产生活。客观地讲,大部分地区灾情两三天内能彻底解决,慢的也要四五天。